金沙js333官方网站

头版资讯:b.xiao.77的背景信息

拆除“围墙b.xiao.77” 让高校科技成果“转”起来

Published on: 2024-05-03 23:01:21

  视觉中国供图   近日,在福建省福州市举办的第61届中国高等教育博览会上,科研仪器设备展区、实训及机电展区吸引了来自不同地区的高等教育工编辑。他们驻足交谈,聊合作,聊发展。产教融合、科技成果转化是绕不开的话题。   在发展新质生产力的浪潮之下,高校科技成果转化是打通产业链、创新链、人才链的强劲动力。   “大学不能是封闭的。”这个理念在大会的多个场合被反复提及。要发展新质生产力,培养拔尖创新人才,就要在实践中下功夫,用科技成果转化带动学生的创新和应用能力,让科技成果走出校门。   1500余所高校、6000多家企业奔赴福州;50多场学术活动从不同维度探讨了教育、科技、人才的核心命题。中国高等教育学会会长杜玉波在开幕式上提到,本次大会突出科技创新、集中优质成果、聚焦前沿热点、搭建交流平台等四大亮点。本次大会的主题更是回应了教育界最新的关注点――“职普融通?产教融合?科教融汇”。   高校成果转化面临“围墙难题”   一组对比数据直观地展现在一场学术活动的屏幕上。国家常识产权局发布的《2022年中国专利调查报告》显示,2022年,我国有效发明专利产业化率为36.7%,其中高校发明专利产业化率为3.9%,远低于企业发明专利产业化率的48.1%。   “大家要想办法让成果从校园走向企业,从实验室走向生产线,从书架走向货架。”天津大学党委书记杨贤金提到,高校科技成果转化存在创新动力不足的困难。如果能探索出一套科技成果转化的流程机制,协助师生基于科技创新成果创办企业,那么一定程度上会激活“沉睡”中的高校专利。   电子科技大学原校长曾勇也谈及高校成果转化“围墙难题”的诸多阻碍:一是对本科生培养投入不足,重科研、轻教学的老问题仍然存在;二是目前的教学实践任务,学生只需要按照流程实操即可完成,缺乏创造性和挑战性能力培养。   长期从事教育工作的曾勇感慨:“没有好奇心,没有激情去做不一样的事情,何谈创新创造?”他认为,要先从学生端解决创造力培养的问题,鼓励本科生、研究生参与到项目之中,结合比赛提高学生的创新能力。   “我理解新质生产力的灵魂是创新,本质是生产力。”曾勇提到,从激活创新,再到成果转化成新质生产力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中国产学研合作促进会常务副会长、教育部科学技术与信息化司原司长雷朝滋也有类似的感受:“如果高校的科技创新跟产业的工作结合不起来,就不是生产力。”   除了课程设置、人才培养方面的困境,雷朝滋认为急需解决的问题是:高校在评估导向层面重论文数量、轻质量的问题仍然存在,科技成果的质量有待提升。   尽管已有多项政策出台激励高校科技成果转化,“这是不够的”,如果成果本身质量不上去,再好的政策也发挥不了作用,在雷朝滋看来,必须“从源头抓起,从成果本身抓起”。高校要完善管理审核流程,不能“只要教师提出来申请专利就申请专利”。   为应对我国高校专利存在的“重数量轻质量”“重申请轻实施”等问题,教育部、国家常识产权局、科技部在《关于提升高等学校专利质量促进转化运用的若干意见》中提出了明确目标:到2022年,涵盖专利导航与布局、专利申请与维护、专利转化运用等内容的高校常识产权全流程管理体系更加完善,并与高校科技创新体系、科技成果转移转化体系有机融合。到2025年,高校专利质量明显提升,专利运营能力显著增强,部分高校专利授权率和实施率达到世界一流高校水平。   高校科技成果转化不能“急转弯”   提到高校的科技成果转化,长江大学党委副书记敖廷华有很多感慨。比如,一些地方高校面临能获取社会资源的能力有限、学科建设缓慢等困境。   面对挑战,长江大学选择在能源和粮食这两个领域发力,提升科技成果转化能力。据敖廷华先容,长江大学主动对接行业,走产学研合作的道路:“粮食方面,杂交水稻新品种通过了湖北省农作物品种审定;能源方面,长江大学许明标教授团队研发的页岩油基钻井液及配套固井技术进行了大规模的应用。”   敖廷华认为,地方高校要发展就必须融合:一是和行业深度对接融合,二是与地方政府深度融合。长江大学的主校区在湖北省荆州市,目前已和荆州市政府签订了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大家还需要做很多工作。”敖廷华说。   杨贤金将高校科技成果转化的布局思路总结为“有所为,有所不为”。只有找准了方向,高校的科研成果转化才能为区域产业发展赋能。   天津大学团队开发出具有自主常识产权的“生物基乙烯、醋酸乙烯成套生产技术”“乙烯法醋酸乙烯成套生产技术”和“煤基醋酸乙烯成套生产技术”等科技成果,已经在多家企业落地,实现了煤炭清洁高效利用。天津大学还发布高水平自然科学类科技创新奖励办法,设立科技成果转化奖,鼓励将成果转化列入分级分类考核评价体系。   在杨贤金看来,高校的科技成果转化要因地制宜,根据当地的资源禀赋、生产条件、科研基础等发展新质生产力。   围绕高校科技成果转化的话题,安徽工业大学党委副书记、校长魏先文提出了两个匹配度的建议,即增强高校教育支撑地方经济发展的匹配度,增强教育科技人才融合发展的匹配度。“实现专业跟企业、产业、行业的高匹配度,才能提高人才的适应性能力。”魏先文说。   在科技成果转化与市场发展的问题上,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专利转化运用专项行动方案(2023―2025年)》中明确提到,建立市场导向的存量专利筛选评价、供需对接、推广应用、跟踪反馈机制,力争2025年年底前实现高校和科研机构未转化有效专利全覆盖。由高校、科研机构组织筛选具有潜在市场价值的专利,依托全国常识产权运营服务平台体系统一线上登记入库。   激发新质生产力要搭好“人才梯子”   站在企业的角度,HUAWEI技术有限企业高校与科研人才发展部部长曹新方希翼,要把企业的生产应用场景与高校课堂结合,按照不同的项目模块与教师团队合作,让教师带着学生做项目开发,攻关难题,用产业需求激活高校的人才活力。   高校是培养人才的沃土。面对传统行业产能过剩、部分产业出口通道受阻等难题,福州高意科技集团总裁孙朝阳也呼吁:“产业变革需要新质生产力去引领,还是要靠大学、研究机构和企业的研发中心一起来设想新途径。”   如何培养拔尖创新人才?如何激发新质生产力?哈尔滨工程大学原校长姚郁也一直在探索。比如,面向海洋强国的战略需求,该校未来技术学院从课程上探索了项目制教学的方式,让本科生参与工程实践,由跨学院的教师来组织课程教学,发挥学科特色优势,突出学生的创新能力培养。   “立足项目,通过联合学院、未来学院等方式去倒逼学院进行课程内容改革,完成专业学院转型。”姚郁坦言,这是一个很痛苦的过程,但学院需要结合国家战略需要和关键核心技术的攻关与落地,完成人才培养。   西南科技大学校长黄琦认为,将“产教融合,科教融汇”落到实处,就要解决常识应用场景不足、对未来产业感知不够的问题。   “通过一些措施推动高校打开‘围墙’,触角向社会延伸,向园区下沉。”黄琦建议要推动高校和科研院所、企业开设未来创新学院,通过设置选修课、实践课、前沿课等方式,重新建构创新人才培养的核心要素。他以西南科技大学为例,该校联合地方政府、科研院所、其他高校设立了创新中心,面向一些急需技术搭建了项目,设立了研究生联合培养基地。   为了解决专业仿真实践与企业脱节的问题,东莞理工学院校长马宏伟先容,学校利用现代产业模式和企业合作,引进企业最先进的仪器、设备,与企业保持同步更新。下一步,他们正在探索如何快速迭代课程和教材,让新常识、新变化融入课程体系之中。   打破单一常识灌输,打破传统学科专业常识边界,推动跨学科交叉融合,推动项目制教学实践,成为了教育工编辑和企业家的共识。为了应对挑战,学科布局、学院布局、校企合作布局正在发生改变。   这也是党的二十大报告强调的:“加强企业主导的产学研深度融合,强化目标导向,提高科技成果转化和产业化水平。”   中国高等教育学会副会长张大良表示,要打通产业链的痛点、卡点、堵点,降低产业界和科教界在科研成果转移转化过程中的“摩擦成本”,消除在人才培养模式、科技管理体制、科技创新环境、成果评价体系、常识产权保护、科技对外开放等方面存在的体制机制障碍。   “加快培育和发展新质生产力,大家要持续畅通科教创新、人才培养、产业发展的有机衔接和良性互动,切实加强教育链、科技链、人才链、创新链与产业链、资金链的紧密对接和深度融合。”张大良说。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杨洁 张渺 来源:中国青年报

Dynamic content will appear here upon user action.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